启蒙经典诵读 加入小组

2个成员 4个话题 创建时间:2018-11-22

蒙心不改——中华启蒙经典诵读工程系列谈

发表于01-14 1405次查看


    “蒙”这个字,我喜欢。

    甲骨文的“蒙”字,我看了第一眼,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调皮,想起了鲁迅《故乡》中闰土的一段话——“我们沙地上,下了雪,我扫出一块空地来,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撒下秕谷,看鸟雀来吃时,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什么都有:稻鸡,角鸡,鹁鸪,蓝背……”

   “蒙”是无拘无束的童年,“蒙”是自由创造的岁月。

    在懵懵懂懂的童年岁月,我动用了上帝的残忍,诱惑了一只小麻雀儿,沦陷在我设计的陷阱里;而后,我又动用了神灵的善良,把那只小麻雀儿放飞天际。小麻雀儿飞远了,放大了我对于偌大世界未知的好奇。

    有人说小孩子很小,我承认这个。
    有人一直说小孩子很小,我就不愿意承认了。
    “鸿蒙,元气也。”“蒙”是我们最初的面目,“蒙”是这个世界真实的模样。
宇宙形成之前,混混沌沌,恍恍惚惚,像极了每一个人的孩提时代。小孩子那么小,那么小,像极了混沌世界中一灯萤火,像极了死寂宇宙间一粒种子,像极了冷酷冰川纪里一口暗火。
“蒙”是这么狭小逼仄的空间,“蒙”是如此宏大神秘的宇宙。

    浪迹天涯,“蒙”心不改。
    这两年做果雪儿幼儿国学教育教学的推广,天南海北走进了林林总总的幼儿园,感觉质朴率真莫如蒙古族人。
    “蒙古”意为“永恒之火”。在古蒙古语中,“蒙古”这个词是“质朴”的意思。“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头顶苍穹,脚踩大地,生命中正能量充沛天地之间,这是一个“蒙”到了骨子里面去的中国少数民族。
    《孟子》讲:“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不失”是涵养保持,而不是固守固化;也就是在启蒙教育之后,依然怀抱一颗阔达率真热情之心脏。
    《红楼梦》中讲“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幼儿开蒙,又是为了什么呢?果雪儿认为,中国启蒙教育,就是开启儿童蒙蔽的大门,使之从蒙昧中走出来,走到光明、强壮、智慧和幸福里面来。

    《易经》有蒙卦,传统教育有蒙学阶段,今天我们有幼儿园教育。
    今天的教师和家长如何给幼儿以启蒙,如何开展新时代启蒙教育呢?
    果雪儿作为新时代中国学前启蒙教育先锋和标杆品牌,牢牢扎根中国大地,以更加开放、更加包容、更加自信、更加普惠、更加重视幼儿全人格潜能和创新能力的发展姿态,倡导“幼儿国学玩起来”教育教学理念,坚持新时代中国式启蒙教育道路,让幼儿享受中华文化游戏及体验,让幼师享受中华文化传承教育教学,让家长享受中华文化家庭共育,让中华启蒙教育理论和理念、中华启蒙教育内容和方法与时俱进得以更好传承发展创新。

    “没有法,便只能先从觉醒的人开手,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1919年11月份《新青年》月刊第六卷第六号发表了鲁迅《我们怎样做父亲》一文,可以给21世纪的我们以再一次的启蒙。

    “懒惰与怯懦,是为何有如此多的人已不受自然的阻碍成长起来很长时间后,仍一生中沉湎于不成熟之中的原因。”1784年11月德国《柏林月刊》发表了康德的《什么是启蒙?》一文,也可以给21世纪的我们以再一次的启蒙。

    这篇文章是中华启蒙经典诵读工程系列谈的一部分。
中华启蒙经典诵读工程推动的是当代中国人诵读之启蒙(中国式读书法),推动的是当代中国人对于经典之启蒙(圣贤述作微言大义),推动的是当代中国人如何开展启蒙教育之启蒙(蒙以养正)。

    中华启蒙经典诵读工程由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国学教育研究推广中心与果雪儿幼儿国学教育联合发起。

    “中华启蒙经典诵读工程指导师”由北京开放大学培训学院国学教育中心与果雪儿幼儿国学教育推出。

    第二期“中华启蒙经典诵读工程指导师”专业研修班暨2019年寒假国学师培项目,即将于2019年1月19日至3月3日开启,期待您的参与。
 

发表回复
你还没有登录,请先 登录或 注册!